网站首页 收藏 留言 繁体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企业新闻 产品中心 行业资讯 营销网络 常见问题 工程案例 联系我们

相关内容

宁波千万元民营女企业家自焚抗“强拆”

    11月14日,谢玲(化名)躺在宁波113医院的重症病房内轻声地呻吟,她的背部和胸部三度烧伤,双手已有蜷缩。一个身价数千万元的民营企业家,为搭建500平方的“违章建筑”不惜以命相搏?这一事件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复杂内因?

  一个背景是,为加快鄞州区新城建设,鄞州的“退二进三”政策进行得如火如荼

  11月14日,谢玲(化名)躺在宁波113医院的重症病房内轻声地呻吟,她的背部和胸部三度烧伤,双手已有蜷缩。

  一个星期前的11月7日,宁波鄞州中心区中河街道的一群城管队员来到她的工厂,双方发生激烈争执,情绪激动的谢玲全身泼洒汽油,当着城管和警察的面,点火自焚。

  一个身价数千万元的民营企业家,为搭建500平方的“违章建筑”不惜以命相搏?这一事件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复杂内因?

  “违章建筑”被强拆

  回想那天的自焚过程,谢玲的弟弟谢国栋至今尤觉恐惧。

  他告诉本刊记者,11月7日中午1点多,姐姐谢玲与丈夫谢才明准备一起到宁波医院看病,当两人开车从家里出来后,发现忘记带病历本,合计后,决定到工厂去看看。

  彼时,位于鄞州中心区嵩江路的工厂,已乱作一团。

  据工厂的门卫方和水陈述,当天下午1点左右,鄞州区中河街道城管中队一行30多人,推开工厂铁门,随后他们抵达公司办公楼前,为首的人员一脚踢开一楼大门,几个人上了楼用锤子砸开二楼大门。

  一行人通过梯子鱼贯登上楼顶,开始拆起楼顶正在搭建的500余平方米的钢结构大棚。

  正当方和水不知所措时,谢玲与丈夫谢才明碰巧开着车来到工厂。谢玲看到,一群人已经走到楼顶,她和丈夫想去顶楼看看,却被一群城管队员围了起来。

  据谢玲的弟弟谢国栋介绍,当时谢玲觉得受到极大的侮辱,她拼命喊着,你们有什么资格进到我的工厂来。但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这些穿迷彩服的工作人员一言不发又强硬地阻挡着她。

  约20分钟后,谢玲出门开车离去。

  自焚

  大约20分钟后,谢玲开车再度来到工厂门口,沿着路走了十多米,她下车后再次从边门走到工厂内,又被穿着迷彩服的工作人员阻挡住。据方和水介绍,谢曾吵闹着争辩,但是工作人员依旧一言不发。

  此时一辆警车已经停在工厂门口,两位警察进来看了一下现场,也没说什么话。而谢玲却边走边掏出一个打火机,火苗一下子窜开来,围观的工作人员迅速散开。

  两位警察赶紧从警车后备箱里拿出干粉灭火器,对着谢玲一阵狂喷??

  谢才明跑到谢玲跟前,他发现妻子已经昏厥,上身衣服烧焦,烧伤的皮肤裸露,手指蜷缩。

  在事发7天后,本刊记者进入到谢玲的工厂,车库的别克车窗户打开着,驾驶室内还能闻到一股汽油味。

  那么事发当天,城管工作人员是否闻到这股浓烈的汽油味?或者说,是否注意到谢玲身上淋满汽油?

  鄞州区中河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林子震告诉本刊记者,谢玲是下车即点火自焚,并未与城管工作人员有语言接触。

  新闻通稿称“伤势稳定”

  三天后的11月10日,鄞州官方对“11·7”自焚事件进行通报:鄞州区中河街道发生一起在制止违章搭建过程中,当事人谢某采用汽油自燃的突发事件。

  通稿描述:谢玲将厂房从二楼升至三楼,违法搭建面积500多平方米,在城管发出停工通知后,还继续搭建。11月7日,在城管依法制止违法行为继续实施过程中,女企业主谢某开车冲击现场,下车后边跑边拿出打火机将事先泼有汽油的衣服点着。

  这篇300多字的通稿最后以政府高度重视、伤者伤势稳定作为结尾。

  谢玲的弟弟申辩说,“我姐姐并没有开车冲击现场,大门被城管接管后,车子是无法开到厂内的,她带着一身的汽油味,走到厂区内,并被一群城管围住。”他认为,城管是知道他姐姐身上淋有汽油,并任由自焚事件发生。

  针对伤势稳定的说法,他表示鄞州政府是在撒谎,他向本刊记者出示一张11月7日的病危通知书,上面写着谢玲的伤情诊断为:全身多处烧伤,吸入性损伤。其中列举11种并发症的可能性,其中六类并发症能导致死亡,最后一项的风险为“患者烧伤面积大,死亡率极高”。

  据谢国栋介绍,事发后第三天,有人曾托人带话给谢家,希望谢家不要接受记者采访,暗示否则税务和劳动部门,将对谢的工厂进行严查。

  续建厂房申请被拒

  本刊记者了解到,谢才明夫妇在1997年买下当时叫做鄞县中心区的这块6亩土地,当时的管委会同意让其建设3609平方米的厂房,在1998年建设一期1630平方米后,谢才明到2002年决定建设二期工程。

  2003年8月,在谢玲提出申请后,鄞州区规划局答复:“贵公司所在地块用地性质由工业用地变成为公共设施用地,并已列入近期开发地块。”在该份答复中,鄞州区规划局还表示,鄞州区政府已要求国土资源局和拆迁办成立班子,着手进行工业用地的回购和厂房的搬迁赔偿工作。

  这一答复让刚刚获得土地证才四年的谢才明夫妇无所适从。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宁波鄞县将行政中心从城区迁到中心区,彻底告别有县无城的历史,中心区四处招商,形成第二产业为主的产业中心区。2002年2月1日,鄞县正式撤县成区,走上发展的快速路。

  鄞州中心区的城市建设遂全面铺开,工厂纷纷外迁,写字楼和住宅拔地而起。

  公开数据显示,2005年,鄞州区财政收入只有60亿元,但是到2009年财政收入已达145亿元。2010年7月,鄞州区更是成为浙江省唯一的半年财政收入突破百亿元的区县。

  “退二进三”背景下的土地

  谢才明夫妇未曾想到,他们工厂所在地块,如此迅速地成为鄞州区炙手可热的地块。

  他们发现,工厂与正在建设的BEST广场相邻,此地将是鄞州中心区的第二个商圈。而与工厂一路之隔的雅戈尔御玺楼盘,一平方米价格高达4万元。

  但是土地溢价的欣喜难掩工厂生产陷入困境的焦虑。

  1630平方米的厂房对谢玲的工厂来说实在太小,“依照现在的生产规模,这点厂房只能作仓库用。”谢国栋告诉本刊记者,因厂房发展限制,公司无法引入高新技术设备,只能把一批高新技术生产线购置到广东生产基地。

  谢玲多次打报告要求续建厂房,有关部门依旧是拒绝。本刊记者拿到的一份2008年鄞州区规划局的答复:由于该公司在规划控制范围内,按规定停止办理新建、扩建、改建手续。

  一个背景是,为加快鄞州区新城建设,鄞州的“退二进三”政策进行得如火如荼,将工业制造业等第二产业逐步退出鄞州中心城区,改变工业土地用途,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实现“腾笼换鸟”。

  如此情势下,谢家的要求自然是无法满足。

  但是,在取得鄞州区城管局一纸“建设项目报批登记表”后,谢家将工程上马。10月3日,鄞州中心区中河街道有关部门打电话给谢玲,要求其对工程进行停工。

  随后,这项工程就停停建建,谢玲也奔走于政府各个部门间,协调此事。

  谢家认为,自己搭建这500平方也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预制板结构的办公楼漏水严重,生产和办公都无法进行。”谢国栋告诉本刊记者,“我们建设的指标没有用完,现在也需要做防雨,为何不可?”

  鄞州区城市管理局案件审核科的周姓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谢玲的建设因未取得城市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完全属于违法行为,城管执法行为并无不妥.

文章来自信息由超声波清洗器小型超声波清洗机超声波清洗机价格超声波清洗机厂家上海超声波清机有限公司联合提供.

标签: 宁波千万元民营女企业家自焚抗“强拆”  
分类: 易清新闻中心  
返回顶部


上海易净清洗厂家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复制,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产品导航: 超声波清洗器 小型超声波清洗机 超声波清洗机 上海超声波清洗机 文章如果有侵犯版权,请告知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10 上海易净超声波仪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yq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7X24小时咨询服务热线:13916161583 备案序号:沪ICP备10211404号-1Powered by CmsEasy

网站地图